欢迎来到合肥夜场招聘-合肥夜总会招聘-合肥KTV招聘-合肥酒吧招聘-合肥夜场招聘网!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夜场招聘新闻 > 合肥夜场招聘

男生第一次去夜店,应该注意什么?

来源:合肥夜场网 时间:2017-11-16 浏览量:

穿什么都是不重要的,你要是觉得洒脱,不穿也是可以的。只要工作人员不拦你。可以适当喷一点销魂的香水,没有不要紧,到各大商场一层的男士奢侈品专柜去试喷:

“小姐,我想嗅一下这一款JOY-Jean Patou的中调。”
售货员拿出贴着非卖品的小瓶,对你胳肢窝来了两下,你闻了闻,说好了好了,够了够了,够用了。

紧张这种情绪千万别挂在脸上,要时刻保持微笑,瞅谁都笑——呵呵呵呵呵呵…是我呀妹子!眼熟不?我是你失散多年的表哥。但也别太过,笑过了就笑成了傻逼。其实任何事情做过了都可以做成傻逼的,你看这篇答案我写这么长,但我不是傻逼,这范围我还是可控的。所以你明白,我们只需要在我们的理论框架之内,做到最不傻逼就可以了。

要端一个高脚杯,盛满任何颜色都行的液体,可以冒泡,可以漂沫,可以浮冰,但要不溢。这里的重点不是液体,液体啥都行,可口可乐都行,光线那么浑浊,你喝尿也没人在意的。这里的重点是高脚杯,千万别拿扎啤杯,也别端啤酒瓶子,黑色的啤酒瓶子也不行。这可能是把第一次去的你从零点大排档坐马路牙子上吹牛逼的膀爷中区分开来的唯一特征。

你肯定不会蹦,你又不是孙猴子,生下来就能蹦,所以第一次你必定小心翼翼。可能站哪儿都别扭,那么到底该站哪儿呢?别琢磨了,站吧台吧,内场你是进不去的,进去也没意义,蹭啊蹭啊蹭,人家看你蹩脚的步子都不愿意理你,手从来没举到过肩膀,脑袋的摆幅不超过3厘米,唯一能看出“动”的器官是你的肚子,如果你肚子够大的话。原地晃啊晃,酒都晃洒了还在晃,姑娘说你碰着我了,然后一个侧身闪开了,站远了。剩你一脸苦笑:我特么是故意碰你的啊居然被你看成不故意的。

这可能就是你的首次夜店之旅,别往里去了,还是站吧台吧。坐那儿也行,向服务生要一个酒牌,随手翻一页,记住一个45元/CUP或者60元/CUP的酒名,什么蓝果夏威夷什么情人马提尼都行,看完后还给服务生,扭头,别盯着他的眼睛。此时他的眼睛里一定充满着殷切的询问:您想点什么?轩尼诗还是人头马?您想点什么?点什么?别看他眼睛,看舞场,十分钟后他知趣:你特么不点倒是说一声啊!!!

没事,甭理他,端着自己的脚杯,倚在吧台上,摇摇晃晃,纸醉金迷,等一个姑娘。

姑娘来了。(PS:姑娘早晚会来的,这个你不用担心,不过这时候你可能惊奇地发现夜场里的姑娘们都长一个模样,她们唯一的区别只是露的区域不同而已。准确地说,是没洗脸之前她们都长一个模样。当然,有同学指出洗完脸之后可能也长一个模样,因为美到极致和丑到极致都是可以用一张脸就能够概括的。嗯,但并不完全正确,因为洗完脸后你可能发现她们没长脸。)别紧张,沉住气,摇你手中的液体,看向她假到让你想伸手抠下来的眼睛,一般这个时候,她会扑闪着又长又假的眼睫毛等着你开口说话。如果不扑闪怎么办呢?那就看到她扑闪为止。

大家眼神一交流,就知道即将要有故事发生。姑娘侧目看着你,你们微笑,时间定格,迷幻的灯光下泛着别样的美好。你早已经忘记了身处的喧嚣,暧昧的空气传达着彼此的心意,那最后一层心灵的壁垒即将要被打破,你微张开嘴,你们之间只差一句话语。你说,你好。姑娘一脸茫然,皱起眉看着你。

哦,我忘了,夜场里四处都是振聋发聩的音效…你骂她你妈X她也听不见的。这里面所有的交流方式都是耳语,她把头发别到耳后,你送嘴过去,这时候一定要扬开胳肢窝,让撩人的香水味散发出来,她会跪在你的后调或者狐臭上的。但必须注意,嘴别送得太近,说话时别把唾液送出来,口水不适宜在第一次交流时黏在对方的脸上的。我就干过这样的傻事,因为那姑娘实在太香了,我真是忍不住流口水,姑娘擦了擦脸就气呼呼地走了。

嘴送过去,要说什么?无所谓的。她知道你要勾搭她,这烟花之地,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所以你随便说点什么。

“姑娘请你喝杯酒可以吗?”
“这里的马提尼很纯正的,是最接近我在法(四声)国留学时品尝过的品种,赏脸喝一杯?”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觉,原来姑娘你也睡不着啊!”

只要你的外型足够撩骚,一般的姑娘是不会拒绝你的。不骚也没关系,让姑娘感觉你骚就可以了,语言骚一点,发型骚一点,穿着骚一点,姿势骚一点,喷的香水再骚一点。让姑娘觉得你比她骚,你们就可以彼此骚下去了。如果姑娘拒绝你,那么她八成会走,你只需要等下一个觉得你骚的姑娘就可以了。一晚上,还骚不到一个么。

姑娘愿意陪你喝这杯酒,你就可以一个响指(响不响是不重要的,谁也听不见,但动作要出来):Waiter!两杯蓝果夏威夷。

你俩喝呀喝呀,耳语呀耳语呀,一会儿姑娘扑哧窃笑一个,一会你抿着嘴弯着眼睛摇了摇头一个,鬼知道你俩跟那儿叨逼叨叨逼叨什么。你需要做的就是一直让姑娘陪你喝下去,慢慢喝,给她点根烟,接着喝,但你可别喝醉了!有一次我趴在姑娘肩膀上张牙舞爪跟她说:大姐,咱俩今天就尽兴!这杯,你喝!你干了!你不喝?你是不是不当我是朋友?

那一晚你知道我有多惨么…

有的姑娘喜欢蹦,会邀你下场,那就下,不会蹦没关系,扶着她的腰扭自己的屁股总会吧?重点是扶着,别让别人抢了。身体别离对方太近,第一次嘛,顶到人家就不好了,总得忍着点,别让人感觉出你是个雏,下体如身体一般僵硬。别吃人豆腐,急,急,急你妹啊急。

有的姑娘喜欢摇色子,那就摇,输,那就输,会不会不要紧,重点是别闲着,像小刀一样,一点点剌她,把她精力耗空,只想搂着你回去睡觉为止。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她先把你耗空了。你说大姐我真不行了,我要回家睡觉了。那你就怂了。陪她聊到天亮,邀她到酒吧门口坐一坐,看东方鱼肚渐白,你见过三里屯凌晨四点钟的样子么,你累不累呀,想不想休息呀?

把她扶到出租车的后座,妥了。

你们在168里一顿云雨,起来时她花了妆,你以为我擦,你是哪冒出来的?这是双飞啊!其实都是一个人。你看她金黄色的瞳孔,你双手合十,忙点头罪过罪过,说昨晚没看清,不知道妹子是国外的,sorry,sorry。

她把你一脚从她身体上蹬飞,说滚特么犊子,老娘东北的。

怎么样?这样的第一次过瘾不?

其实我跟你撒了个谎,上面都是我编的。是我臆想出来的,希望发生在我身上的,但从来没发生在我身上的,情节。我只去过一次夜店,还是作为文字工作者的身份去的。(你知道我们这种职业,总要四处去体验一下生活的嘛!)我不是小报记者,我就是想体验,然后写下来,没准写到我的小说里,自己看着玩,上次从东莞回来以后(幸亏回来得早),我就被朋友拉去了一趟三里屯。

我这个朋友也没什么经验,但已足够在我面前伪装成一副浪里小白龙的操行。他领我去的那家MIX,门外里三层外三层围得都是漂亮妹子,说话聊天,咯咯讪笑,细腰,长腿,水灵,白净,喷香,带劲。我咽了一口口水,我说就这家吧。进去之后,我用我1.2的眼睛在微弱的光闪下四处寻摸,我几乎把每一个姑娘都前前后后看了个遍,发现质量都不怎么样啊!朋友告诉我,这你不懂了吧,外面那些漂亮姑娘都是找来的托儿,摆那儿,让你觉得里面的也好,骗你进来,其实里面都不咋地。

我看着他无语,朋友开了瓶芝华士,倒了满杯,说我去泡妞了,你跟我去?

我说我不去,这么丢范儿的事我不干,我特么可是新晋的青春偶像作家,你见过作家干这事的么?她们过来撩我还差不多。再说我语言那么不灵光,我该说什么开场白?被人撅了怎么办?你教教我我该说什么开场白?我该说什么?要不然我当场写篇文章把她们吧!你带笔记本了么?

朋友说去你妹的,他就走了。

我就自己搓那儿端个啤酒瓶子观察人性啊,我想看看你们这些夜店咖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都是怎样的心理,你们都怎么跟对方约,你们是怎么开口的?我站出口附近一垃圾桶旁边,站得溜直,垃圾桶那面一男一女跟那儿裹,女的背对我,男的搂着她的腰,头埋在女人的长发中,根本看不见脸,感觉胃酸都要互相吸出来了,两个人裹到情尽处,女的一条腿还不停向后蹬。她一蹬,垃圾桶向我这边窜一窜。她一蹬,垃圾桶向我这边窜一窜。

擦!我特么简直是一悲剧啊我!

不时有妹子吸完烟后来到我旁边的垃圾桶上搓烟头,我心理的潜台词是这样的:

妹子你看我一眼,我在看你呐!我在看你呐!你看我一眼,哎哎,别走啊妹子……
妹子你的这一截腰好软,软得我都硬了。
妹子快过来跟我借个火?跟我邀杯酒?
妹咂…妹咂…

所以你明白了,我其实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夜场外围狗。一晚上唯一有姑娘跟我说一回话是她把我当成服务生要点酒,我表示不是之后,她就消失在人群中了,唯一的机会也就这么错过了。看来那片舞池不曾属于我,也永远不会属于我。我在那儿观察了整整一晚,真的是观察,因为我别的什么也干不了。我看到许多姑娘并不跳舞也并不喝酒,甚至都不交谈,她们就在坐儿玩手机,一玩儿就是一宿,我想说是什么APP这么好玩,也给我传一个。也许她们是在等人搭讪,但那个人显然不是我。

我以前觉得夜店一定是个很黑暗的所在,果然我跟我的朋友在吧台上发现了一盒什么东西,朋友上去摆弄了两下,哗啦哗啦直响,我脸色都青了。这特么是摇头丸啊!我刚想拽住朋友逃之夭夭,他含嘴里了两颗。

我一头冷汗盯着他,他摇了摇头。

我一头冷汗盯着他,他摇了摇头。

他说,超凉薄荷的,你要不要来两粒?

我还注意到,有很多男生其实跟我一样,他们空洞的眼神,他们不敢说,或许也不想说,点一杯酒,有的都不点酒,就坐那儿静静地看,看姑娘们跳舞,一看就是一宿,也许是刚刚加完班顺路,也许是刚刚跟老婆吵了一架,更也许是给刚来女朋友的室友腾地儿。他们来干什么呢?反正我是不喜欢。我的衣服上全是烟味儿,熏得我脑袋疼。作为一个闻烟头疼喝酒过敏的人,注定一生放荡不羁恨烟酒。有男生跟我面前抽烟我都烦了更别提女的了,把我领到这种地方来真是作死啊!那姑娘一口大玉溪喷在我脖领子上真是大作死啊!

这特么就不是我姑娘,是我的我准把你塞回你娘肚子里重生。

如你们所愿,那一晚我和朋友都没有什么收获,天刚发亮的时候,我们顶着惺忪的睡眼回去了。整个过程我一直是耳鸣的,出租车司机跟我说的那些八卦我一个也没听进去。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种地方我还会来第二次么?万一我人变骚了怎么办?万一我人变骚了,可我的文章不骚了怎么办?要知道这种事我是容忍不了的,我的文章要和文章一样骚,但我的人不能和他一样骚。所以我一直保持了那一点点纯洁的雏性一直到了今天。

第二天的时候,我睡了整整一个白天。我想起了我大学时和同学在网吧通宵,那感觉都差不多,可能还要更不爽。但你知道一个白天我能做多少的事情?有好多的电影我要去看,有好多本书我还没读,英语单词我都少背了两天。我的小说还等着我去写,我的主人公曲小明已经很着急了,那一白天我一直梦到他不停跟我说你特么赶紧写啊,老子已经把到女总裁,就差开房了!

嗯…他还不知道他自己是个阳痿(我可是剧情反转小达人)。

但那一天我本人是真的萎了,整整一天的光景啊,我甚至都没给我妈打个电话,我都没在知乎上点一手赞,我还得答题呐!谁有那么多精力耗在这样事情上啊,我勾搭勾搭知乎上的妹子不好吗?你瞧,这就有人私信了。我看头像,哎哟,不错,聊两句吧,唠点骚磕吧,约不约呀?不行,这要被妹子截了图发布出去我岂不掉粉?赌一把妹子是个好人?她只是想跟你约而已。可你妹这赌博的成本太高啊!万一她吊着我不约而我一个劲你约不约你约不约我岂不是太没价?她勾搭爽了不玩了,我特么找谁去啊。她以后再说她是被鹏程哥勾搭过的人,我以后在知乎还混不混了。我看还是算了,不然我还是做个孤独的骚老头吧。你们说呢?

只是夜店这种地方,我再也不想去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