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合肥夜场招聘|合肥KTV招聘-合肥最大的夜场招聘网!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夜场招聘新闻 > 合肥会所招聘

网络作家花千芳:去座谈会之前以为是培训会

来源:合肥夜场网 时间:2016-09-12 浏览量:
<!- - publish_helper name=´原始正文´ p_id=´1´ t_id=´1´ d_id=´31003614´ f_id=´3´ - -> <p>  10月15日上午,一场不同寻常的文艺工作座谈会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举行,主持座谈会的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p> <p>  参加这个座谈会的有文学、戏剧、音乐、舞蹈、美术、书法、摄影、曲艺、杂技、影视等各领域的文艺工作者。习近平总书记和与会的文艺工作者都谈论了些什么?引发各界关注。</p> <p> <strong> 忆陕北知青生活 比PM2.5难受的是“PM250”</strong></p> <p>  座谈会上,作家代表叶辛提到,自己初到农村插队时,经常是用一双上海小青年自以为是的目光,来看待贵州山乡里的一切,但是村寨上待久了,目光慢慢起了变化。我经常也会用一双乡下人的眼睛,瞅着北京,瞅着上海。</p> <p>  听到作家代表的肺腑之言,习近平很有感触。他主动聊起家常,回忆起自己的知青岁月。</p> <p>  习近平说:“我和叶辛同志都是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一辈,你是在南方的贵州,我是在陕北黄土高原。从延安坐卡车到县城延川,延川坐卡车到公社,这一路过去,那可比现在这PM2.5难受多了,我有一天开玩笑说那叫PM250。我觉得写这些东西才是真实的生活,当时我们有这样的经历,我们也看到有这样的现象,这是活生生的。”</p> <p><strong>  借《黄金时代》谈电影 没有竞争就没有生产力</strong></p> <p>  习近平爱看电影也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在座谈会上,他还谈起了正在上映的电影《黄金时代》,当然是借题发挥,没说电影的具体内容,而是说五四以后在新文化的影响下,中国出现了一大批灿若星河的大师,留下了文艺精品。</p> <p>  习近平认为,电影没有竞争就没有生产力。在电影领域,以往有观点认为进口几部外国大片就觉得是挤占了我们的市场,很纠结。我国领导人访美期间,谈合作聚焦在进口美国大片,能否扩大美国电影进口配额竟上升到考验中美关系的程度。但分析后,中央认为利多弊少,一定范围会有冲击,但反过来会激发国产影片的发展,现在看来,不仅没有造成国有电影产业的萎缩,反而刺激了发展,更有竞争力了,这说明对开放持积极主动的姿态是正确的。</p> <p><strong>  批谍战影剧不尊重历史给观众造成不良影响</strong></p> <p>  大家都知道当代作家麦家的创作一直扎根于军事特情领域,通过《解密》《暗算》《风声》等作品,塑造了一批为国家安全事业默默奉献的无名英雄。</p> <p>  麦家说,自己在座谈会结束后,收获到一份惊喜,“我的作品也被习总书记关注到了。”他说,“在会后,习总书记和大家一一握手的环节中,当总书记得知我就是麦家时,他说:‘我看过你的《暗算》《风声》,你是谍战剧第一人,歌颂的是爱国主义的精神,但是现在也有不少谍战影视剧不尊重历史,给观众造成了不良影响’。”</p> <p>  批“大裤衩”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p> <p>  此外,北京市今后不太可能再出现如同“大裤衩”(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一样奇形怪状的建筑了。习近平总书记说了,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 综合</p> <p><strong>  华商专访</strong></p> <p>  花千芳是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被习近平点名的两名网络作家之一</p> <p>  昨日,他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时说——</p> <p><strong>  我13岁开始写武侠小说</strong></p> <p><strong>  >>对话背景:</strong></p> <p>  15日上午,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据新华社报道,在讲到互联网文学时,习近平曾停下来问:“听说今天来了两位网络作家,是哪两位啊?”</p> <p>  习近平的亲切发问,让花千芳、周小平两位年轻的网络作家再次“火了”,昨晚,华商报记者致电花千芳,他在回乡的汽车上向记者讲述了见到习总书记的前前后后。</p> <p><strong>  >>对话人物:</strong></p> <p>  花千芳,1978年出生,原名宁学明。初中毕业,外出打工十年,之后返回家乡辽宁省抚顺市清原满族自治县务农,养鸡、种地,从事网络写作,成为抚顺市作协会员。代表作有网络连载小说《我们的末日》、《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博文《是谁扭曲了你的信仰》和《击溃抹黑中国的这条战线》等。</p> <p> <strong> ■关于受邀</strong></p> <p><strong> </strong></p> <p><strong>  接娃时电话来了 以为是骗子</strong></p> <p>  华商报:你15日在人民大会堂参加了文艺座谈会,习总书记还点到了你的名字,现在这个事情对你个人有影响吗?</p> <p>  花千芳:目前最大的影响就是电话好多啊,我现在还没到家呢,手机都快打没电了。</p> <p>  华商报:能说说你是怎么得到通知参加这个会议的吗?</p> <p>  花千芳:我是13日接到中国作协的电话,对方说让我到北京参加一个会议,都没说什么会,我当时还以为是骗子。当时,我们家孩子要放学了,我要接他,顺便去买水果。我当时左手一袋梨,右手一袋苹果,嘴上叼着我们家的钥匙,他这会儿打电话来,闹得我好狼狈。后来我一查,电话确实是中国作协的,才知道这事是真的。他是中国作协的,我是市级作协的,人家是我们这个行业最高级别的机构,所以我还以为是一个培训会,或者是听某个专家讲座呢。</p> <p>  华商报:你是哪天到的北京?</p> <p>  花千芳:我13日下午接到通知,当晚就出发了。我从县城坐车到省城,再从省城坐高铁去北京。坐了9个小时车,14日下午到的北京,在北京住了一宿,15日参会。</p> <p>  华商报:你以前参加过的最高级别的会议是什么?</p> <p>  花千芳:以前参加过最高级别的会议是在上海召开的“中国梦国际研讨会”,那次研讨会是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办,中国外文局、上海社科院承办的。</p> <p>  华商报:你觉得你为什么会得到参加这个会议的机会?</p> <p>  花千芳:我不知道。我觉得我在网络上写一些文章,发表一些言论什么的,都很正常啊,我就是实话实说而已。我的粉丝也不算很多。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关注到的。</p> <p><strong>  ■关于参会</strong></p> <p><strong> </strong></p> <p><strong>  觉得总书记很魁梧也很亲切</strong></p> <p>  华商报:你在北京的食宿都是免费的吗?</p> <p>  花千芳:是的,我下了火车之后,中国作协的同志来接我到酒店,我们吃住都在里面。15日去开会之前吃的早餐我记得是一碗大米粥、一根油条、一块豆腐乳,大家都一样的。午餐我没吃,就坐车回来了,现在(16日晚22:30)还没到家。</p> <p>  华商报:你们怎么去的会场?安检如何?能带手机吗?</p> <p>  花千芳:我们是15日早上坐车一起去的。到人民大会堂之后,安检特别严。我也不知道手机按规定能不能带,我这是第一次去,但我们很多人都带了,允许我们在里面照几张相。</p> <p>  华商报:大概有多少人参加了会议?你见到哪些名人了?</p> <p>  花千芳:有70来个文艺工作者参加了会议,有莫言、冯小刚、六小龄童等,不过都离得远,不方便打招呼,人家也不认识我。</p> <p>  华商报:在参加会议当天,你见到谁的时候最激动?</p> <p>  花千芳:当然是总书记啊。会议结束时,他一一跟大家握手,我们站成一排,他握到我们这,近距离看总书记,我觉得他很魁梧壮实、很威风,同时又觉得很亲切,他的手很厚实。</p> <p>  华商报:总书记在会议中专门提到了你和周小平,当时的情况能详细说说吗?</p> <p>  花千芳:他当时正在讲到网络对文艺工作的重要性,然后突然想起来我们俩。他当时的原话是:“我们的会上还来了两位网络作家,周小平和花千芳,在哪儿坐着呢?”点了我俩的名,然后我就先站起来了,周小平也站起来了。</p> <p> <strong> ■关于名字</strong></p> <p><strong> </strong></p> <p><strong>  希望中华民族繁荣昌盛</strong></p> <p>  华商报:你的原名是宁学明,为什么要起“花千芳”这样的名字?</p> <p>  花千芳:“花”字跟“中华”的“华”原本是一个意思。按照古文的解释,草本为“花”,木本为“华”,也就是树上开的花就叫“华”。花千芳的意思是,我希望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希望中华民族繁荣昌盛。</p> <p>  华商报:你现在是抚顺市作家协会会员,但我看资料介绍说你是初中毕业?能说说你的成长经历吗?</p> <p>  花千芳:我考初中的时候是全乡第一,到初二就觉得上学对我们家庭负担大了点,而且那一阵就想当作家。我从13岁开始写武侠小说。因为写东西很耽误学习,我的学习成绩就一直往下降……读完了初中,我都没有参加中考。然后出去打工,我们家天津有亲戚,就去了那里,各行各业都做过。</p> <p>  我十六七岁出去,二十六岁返回老家。我从二十六岁开始蹲家里就不走了,因为我发现,在家养鸡也能挣到钱。我结婚家里给了四万五,我买一些家电什么的花几千块钱,剩不到四万块钱,然后我又从我妹妹那里借了两万,一共六万块钱,盖了一个鸡棚。当时养鸡一年能挣五、六万。</p> <p>  华商报:现在为什么不养鸡了?</p> <p>  花千芳:我爹妈种了50亩玉米地,一部分是承包的,一部分是自己家的。老爷子老太太的活,我得帮着干。我们家能产八万斤玉米,但是收入要跟老爷子平分,剩到我手里,也就两三万了。我还有一些稿费。我媳妇儿给婴幼儿洗澡,一个月有一千二百元收入。</p> <p> <strong> ■关于写作</strong></p> <p><strong> </strong></p> <p><strong>  半耕半读收入一半一半</strong></p> <p>  华商报:你啥时候开始网络写作?</p> <p>  花千芳:我在互联网上写东西,正式开始写应该是2006年,因为2006年我们那才通网。我写书这个事,挺耽误养鸡生意的,我为什么一年只养三茬,那两三茬我就找借口说冬天取暖太费劲,或是行情不好,找借口骗我媳妇,就是为了给写东西节省时间。一开始写网络小说,写了两三年。</p> <p>  华商报:你在网络上写东西能赚钱吗?</p> <p>  花千芳:我现在是半耕半读,收入一半一半吧,今年约稿的比较多,虽然稿费不多,一次几十上百元,但对我的生活有帮助。今年稿费赚了两万多元。我的《我们的末日》帮我赚了两三万。我纯靠订阅,粉丝觉得好就花钱买,然后我分70%,30%给网站。</p> <p> <strong> ■关于今后</strong></p> <p><strong> </strong></p> <p><strong>  肯定还会继续写东西</strong></p> <p>  华商报:你一开始是写小说,后来怎么方向又变了?</p> <p>  花千芳:我写《我们的末日》需要查找很多资料。但很多我想要的资料,网站里没有,我就只能到各大论坛去找。这个过程之中,我发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孔庆东老师曾经说过,《三国演义》并不是一个人创作的,它不断地被说书艺人改良删减,在经历了数百年时间的沉淀之后,罗贯中稍加整理,一部旷世巨作就诞生了。这个观点,让我迅速地想到了一个事实:集合众人之长,才能创作出经典名著。各大论坛里,数不清的睿智网友留下了很多闪光的经典名言。只要我把这些名言整合到一起,不就是一部经典著作吗!</p> <p>  就这样,《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十五万字的作品,我十天就写完了。之后,我不但拥有自己的粉丝群,还得到了抚顺市作家协会的入会邀请,成为了一名受官方承认的有证作家。</p> <p>  华商报:你觉得参加文艺工作会这个事情,对于你的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今后有什么打算?</p> <p>  花千芳:对于一个写作的人来说,有了写作的方向。我肯定还会继续写东西,我本来就不算出名,本来就是代表网民来的,还是跟以前一样吧,还要更加努力一点。</p> <p>  华商报记者 王黎莉</p> <p>  文艺座谈会上习近平都见了谁</p> <p> <strong> >>作家、文艺理论评论界</strong></p> <p>  铁凝(中国作协主席)</p> <p>  王蒙(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p> <p>  莫言(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协副主席)</p> <p>  冯其庸(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p> <p>  王安忆(中国作协副主席)</p> <p>  叶辛(中国作协副主席)</p> <p>  贾平凹(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陕西省作协主席)</p> <p>  冯骥才(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张抗抗(中国作协副主席)</p> <p>  麦家(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浙江省作协主席)</p> <p>  徐贵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p> <p>  阿来(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四川省作协主席)</p> <p>  梁晓声(当代作家)</p> <p>  熊召政(湖北省文联主席)</p> <p>  周小平(网络作家)</p> <p>  花千芳(网络作家)</p> <p>  高洪波(中国作协副主席)</p> <p>  玛拉沁夫(蒙古族著名老作家)</p> <p>  王树增(报告文学作家)</p> <p>  曹文轩(儿童文学作家)</p> <p><strong>  >>戏剧界</strong></p> <p>  李维康(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剧协副主席)</p> <p>  张建国(国家京剧院三团团长)</p> <p>  尚长荣(中国剧协主席、上海京剧院艺术指导)</p> <p>  茅善玉(上海沪剧院院长、一级演员)</p> <p>  李军(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p> <p>  史依弘(上海京剧院一级演员)</p> <p>  陈彦(陕西剧协主席)</p> <p>  叶少兰(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导演、一级演员)</p> <p>  谭孝曾(北京京剧院一级演员)</p> <p><strong>  >>音乐界</strong></p> <p>  李谷一(中国东方演艺集团民族声乐歌唱家)</p> <p>  赵季平(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p> <p>  谭利华(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北京交响乐团团长)</p> <p>  叶小纲(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央音乐学院副院长)</p> <p>  赵塔里木(中国音乐学院院长)</p> <p>  殷秀梅(中国广播艺术团女高音歌唱家、一级演员)</p> <p>  关峡(中国交响乐团团长、作曲家)</p> <p>  阎肃(空政文工团一级编剧)</p> <p>  张千一(总政歌舞团团长、一级编剧)</p> <p>  俞峰(中央歌剧院院长、一级指挥)</p> <p>  关牧村(天津歌舞团一级演员)</p> <p>  徐沛东(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音协分党组书记)</p> <p>  赵大鸣(总政歌舞团创作室主任)</p> <p><strong>  >>舞蹈界</strong></p> <p>  冯双白(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p> <p>  赵汝蘅(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p> <p>  陈爱莲(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p> <p>  赵青(中国歌剧舞剧院一级演员)</p> <p> <strong> >>美术界</strong></p> <p>  冯远(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中国文联副主席)</p> <p>  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p> <p>  靳尚谊(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原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p> <p>  刘大为(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p> <p>  许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p> <p>  杨晓阳(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国家画院院长)</p> <p>  范曾(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p> <p>  杨飞云(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p> <p> <strong> >>书法界</strong></p> <p>  欧阳中石(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首都师范大学教授)</p> <p>  张海(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p> <p><strong>  >>摄影界</strong></p> <p>  吕厚民(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摄影家协会顾问)</p> <p><strong>  >>曲艺界</strong></p> <p>  姜昆(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p> <p>  刘兰芳(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一级演员)</p> <p> <strong> >>杂技界</strong></p> <p>  边发吉(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p> <p>  阿迪力·吾尔休(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新疆杂技团一级演员)</p> <p>  吴正丹(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演员)</p> <p><strong>  >>影视界</strong></p> <p>  田华(电影表演艺术家)</p> <p>  六小龄童(国家一级演员)</p> <p>  李雪健(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主席、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p> <p>  王朝柱(总政话剧团一级编剧)</p> <p>  陈凯歌(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集团一级导演)</p> <p>  冯小刚(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一级导演)</p> <p>  陈道明(北京电视艺术中心一级演员)</p> <p>  顾长卫(电影导演、摄影师)</p> <p>  兰晓龙(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电视艺术中心二级编剧)</p> <!- - publish_helper_end - ->www.ktvjob.cc 合肥夜场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