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合肥夜场招聘|合肥KTV招聘-合肥最大的夜场招聘网!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职场资讯 > 按摩

复旦大学报告:知识技术群体政治冷漠感最强

来源:合肥夜总会招聘 时间:2016-08-22 作者:合肥夜总会招聘 浏览量:
<!- - publish_helper name=´原始正文´ p_id=´1´ t_id=´1´ d_id=´31027514´ f_id=´3´ - -> <p>  新华网北京10月22日新媒体电(记者罗争光 俞菀)谁生活压力感最大?谁感觉最良好?当前的社会信任度、媒体信任度到底如何?社会仇富情绪到底有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日前,一份由复旦大学发布的《中国网络社会心态报告(2014)》通过数据调查,一定程度上回答了这些问题。</p> <p>  这份报告由复旦大学传播与国家治理研究中心完成,覆盖了1800名多元职业、多元社会群体的网络用户,最终将受访对象分为商界精英、体制内人群、专业技术人员和底层群体四种类型,分别从不同维度呈现中国网络上的社会心态。</p> <p>  <strong>【“90后”:“压力山大”感最强】</strong></p> <p>  调查发现,有44.0%的网络用户感受到生活压力。生活压力感呈现出年龄越小,压力感越强的特征。其中,“80后”“90后”生活压力感尤为突出,有压力感的分别占到各自群体的53.5%、57.5%。</p> <p>  <strong>【商界精英:自我感觉最良好】</strong></p> <p>  在生活感受方面,51.3%的样本表达了幸福的感受。</p> <p>  其中,商界精英群体在网络上晒幸福感受的比例最高(68.3%),其次为专业技术人员(55.9%)和体制内人群(52.7%),底层群体比例最低(29.2%)。</p> <p>  在工作感受方面,66.1%的样本在网络上表达了自己对工作的满意,其中比例最高的又是商界精英群体(78.2%),其次为专业技术人员(73.2%)和体制内人群(68.8%)。</p> <p>  对个人未来经济状况预期方面,商界精英们的信心指数依然保持领先(71.8%),其次是体制内人群(64.0%)和专业技术人员(62.6%)。而社会底层群体中,11.5%预期自己的经济状况会变坏。</p> <p>  <strong>【知识技术群体:对政治最“不感冒”】</strong></p> <p>  调查显示,政治冷漠感最强的群体是知识技术群体,54.8%的人表现出政治冷漠感。相比之下,体制内人士仅有39.7%的人表现出政治冷漠感。而且,政治冷漠感随年龄上升而下降,也就是年纪越大,对政治越有兴趣。</p> <p>  关于爱国主义情绪,在可清晰判断其态度的样本中,87.6%的网络用户表达出爱国主义情绪,其中42.8%表达出较为强烈的爱国主义情绪。不过,爱国主义情绪的表达与年龄和学历不存在显著相关关系。</p> <p>  <strong>【底层群体:不公平感、不安全感最强】</strong></p> <p>  调查显示,分别有44.7%、41.3%的网络用户持有不公平感、不安全感。</p> <p>  不公平感最强烈的是底层群体,“有一点”或“强烈”感到不公的人分别占到这一群体的39.7%、25.1%;其次是知识技术人员,“有一点”或“强烈”感到不公的人共占43.0%。</p> <p>  不安全感最强的仍然是底层群体,约占50.5%。不过,不安全感占比排在第二位的是商界精英,约占45.8%。</p> <p>  以收入分配问题为例,底层群体的满意度明显低于其他群体,仅有5.0%的人表示满意,这一比例远低于专业知识技术人群的30.2%和体制内人群的30.6%。</p> <p>  而通过对部分商业精英群体博文的深度分析可以发现,这个群体的不安全感可能与对未来前途的焦虑和对现有财富的恐慌有关。</p> <p>  <strong>【社会各群体对媒体、社会信任度高】</strong></p> <p>  当今社会信任度到底高不高?公众对媒体的信任度处于什么水平?调查数据显示,网络用户中72.7%显示出不同程度的社会信任感,66.8%显示出不同程度的媒体信任感。</p> <p>  以媒体信任度为例,底层群体达到70.2%,体制内人士达到69.9%,专业技术人员的相应比例为65.8%;相比之下,商界精英具有媒体信任感的比例相对较低(59.7%)。</p> <p>  <strong>【仇富?没想的那么严重】</strong></p> <p>  数据还显示,持有仇富和仇恨专业技术人员情绪的网络用户分别仅占总样本的7.6%和5.2%。</p> <p>  其中,商界精英群体仇富情绪最淡,仅有1.7%的人表达出仇富倾向;知识技术人员群体和体制内人群表达出仇富倾向的比例分别为7.2%和7.0%;仇富情绪表达最强烈的是底层群体,不过也仅有约12.9%的人表达出或多或少的仇富倾向。而且,随着收入的增加和学历的上升,仇富情绪呈下降趋势。</p> <!- - publish_helper_end - -> <div class="show_author">(编辑:SN064)www.ktvjob.cc 合肥夜场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