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合肥夜场招聘-合肥夜总会招聘-合肥KTV招聘-合肥酒吧招聘-合肥夜场招聘网!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夜场招聘新闻 > 合肥酒吧招聘

美国经济学家:中国或将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

来源:合肥夜场网 时间:2016-05-27 浏览量:
<!- - publish_helper name=´原始正文´ p_id=´1´ t_id=´1´ d_id=´31103511´ f_id=´3´ - -> <p>  原标题:杰里米·里夫金:中国将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p> <p>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瑶</p> <p>  本文首发刊载于2014年10月30日发售的《中国新闻周刊》总第682期</p> <p>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p> <p>  “在未来,商品和服务将趋于免费,中国将成为这方面的引领者,”这是美国经济学家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在其新书《零边际成本社会》做出的预言。</p> <p>  这是里夫金第二次来到中国。10月16日下午,在新书的发布会现场,他蓄着银白一字胡,西装笔挺,典型的西方知识分子装扮,十分干练,说话的口气不容置疑。因为 《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在全球的热销,这位华盛顿特区经济趋势基金会主席开始为中国人所熟知。</p> <p>  里夫金提出的“关于后碳时代可持续发展经济模式”的研究获得了中国总理李克强、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以及欧盟、联合国的肯定。李克强还曾要求发改委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密切关注这本书。</p> <p>  市场调研机构尼尔森公司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对于“共享能源”“共享社区”等理念的接受程度最高,其次是欧洲、美国等,这令里夫金很惊喜。此番来华,他再次受到国务院副总理汪洋的接见。里夫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中国政府正积极推动新丝绸之路,能源互联网将成为最好的载体。</p> <p>  在里夫金看来,现在中国的信息互联网已经建立起来,能源互联网也已具雏形,随着物流业不断的发展,智能交通网的构建也指日可待。“我想很快中国就会成为一个以数据为基础的三网融合的平台,整个中国都会纳入到交通、能源和数据互联网整合的状态中,而这个网络不光在中国,很快会跟亚洲和欧洲结合在一起,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图景!”</p> <p>  中国新闻周刊:你如何看待零边际成本社会当中可能产生的其他“成本”?比如免费的东西可能会带来用户信息的泄露以及广告。</p> <p>  里夫金:其实我一直认为像这样一个先付成本的问题暂时是不可避免的,虽然我们是朝着零边际成本的社会前进,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总会付出一些基本的代价,虽然我们说能源互联网是零成本,但开始投入的钱总得要付。在一个事情起步的时候我们是不断地迈向零边际成本,而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在这个过程中总会有一些麻烦的事情要克服,但我们还是非常坚定地相信,只要不断地做下去,边际成本还是会不断地接近于零的。这是大的趋势和方向。</p> <p>  中国新闻周刊:你与一些中国领导人会面并交谈过,他们对于你的理论持什么样的态度?</p> <p>  里夫金:两年前《第三次工业革命》英文版就面世了,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非常喜欢这本书,当时他就说我们一定要做些什么来实现第三次工业革命,随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还就这本书作了专门批示让国家发改委的官员们学习。现在汪洋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副总理,李克强成为了总理。</p> <p>  2013年,我跟汪洋副总理见面的时候,他表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理念非常不错,要去做。我还见到国家发改委、全国人大、以及国家电网等大型能源企业的负责人,他们也都表示对这个事情非常感兴趣、非常支持。后来国家电网拨出820亿元人民币,决定未来四年中在中国普及智能电表,在中国创造能源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好让中国的能源以互联网的方式重新构架,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信号。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我们整个智能化的能源网络可以建立起来。</p> <p>  中国新闻周刊:几年过去了,能否透露欧洲尤其是德国目前的相关进展如何?中国可以向欧洲借鉴和学习什么?</p> <p>  里夫金:我们帮助德国制定了路线图,其实对于中国也有借鉴意义。第一个就是我们常说先要建好五大支柱,这五大支柱第一个是要有绿色的电能。能不能生产出绿色的电能?在德国已经做到了,中国应该也能做到。第二是有没有分布式能源结构,就是说电不是从一个大荒野里几百公顷的太阳能电厂输送到千里之外的城市,而是在每家每户挂着微型电厂,把千家万户的电收集起来,这个德国已经在做了。第三是有没有良好的存储调峰设备,在大部分地方是可行的。第四是智能电网,德国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好,德国现在很多电表还是老式电表,没有智能化,反观中国的智能电网的应用要比德国更普及。第五是交通网络,德国做得非常好,好多汽车已经实行了联网化,使得德国的交通调配高度智能化。一旦一个国家能做到以上这五条,就会在工业革命中拔得头筹。因此我觉得如果中国在这方面真的要做的话,首先必须制定路线图,分别对比以上五个支柱做得怎么样,然后中央政府要协调地方政府,帮助每个地方量身打造一个方案,中央与地方一起来做。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帮助法国做区域性的规划,应该说做得是比较好的。</p> <p>  中国新闻周刊:你曾经表示,中国很可能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你认为中国现阶段还需要哪些努力?</p> <p>  里夫金:中国和美国一样面临着经济泡沫、货币超发等问题。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我们走出热冷不均的循环?我觉得新工业革命就是不错的应对之道,这并不代表着我们瞬间砍掉传统经济部门、瞬间牺牲掉快速的经济增长。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加大相关基础设施的投资,要不断地通过投资来提升经济品质,在这个过程本身就意味着创造出大量的工作、就业和GDP的增长。比如,我们在未来几十年中,在每个国家要安装上万亿的传感器,要敷设上万公里的电缆,在这一过程中,或许有一些东西是需要高科技公司来完成的,但是打洞、埋缆还是需要大量的体力劳动密集型工作岗位来完成。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未来,不但不会牺牲掉传统的就业,反而会创造更多的就业,这对我们的经济是有好处的。</p> <p>  当然有人会说我们有没有这么多钱进行固定资产的投入?我想说中国难道没有钱吗?举欧洲的例子,今年,欧洲决定拿出一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的建设。所以,我们有足够的融资渠道,这个钱欧洲能拿出来,我想中国也能拿得出来。</p> <p>  中国新闻周刊:你如何评价欧洲目前的进展?我看你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欧洲投资的方向出错了。</p> <p>  里夫金:欧洲把这一万亿美元用来投在很多传统的过去的夕阳产业上,用来建造更大的电厂,用来修建更宽的马路,用来建更多的房子,这个钱其实投得是不划算的,投下去不产生未来的收益。我当时到欧盟委员会游说,说投错方向了,我们不需要投一万亿美元,整个欧洲只要拿出25%,也就2500亿美元投在新兴产业上,投到太阳能电板、互联网、新型物流上,在未来就能创造出更多的利润和工作机会。只要给我25年的时间,我就一定能让这25%的投资见到效果,这绝对不是扯淡,我们的团队甚至把所有的专业数据都算出来了。</p> <p>  中国过去这几年一直非常注重固定资产的投资,在这方面投入非常巨大,只不过中国和欧洲一样有点跑偏,中国投了大量的资金用来拯救老产业,建了很多的高楼大厦,很多用的都是旧技术和旧理念,需要消耗大量的电能。我觉得中国应该投钱用在新兴的事物上面,我们一开始建立新能源是用新的环保技术,我们一开始投资产业就应该是和互联网相关的,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国保持在未来新的产业当中的竞争力,才能使它真正的走在前面。</p> <p>  中国新闻周刊:美国也是全球的能源消耗大国,据我了解,美国并未采取分布式能源系统,并且是用“页岩气”去替代煤炭和石油。相比欧洲,美国有着怎样的行动?</p> <p>  里夫金:是的,美国现在没有搞这个智能电网,只有两个地方走在前列,一个是加利福尼亚州,一个是得克萨斯州南部,他们都准备新建智能绿色电网。但在其他绝大部分州还是投票说要搞集中供电,这个做法也许并不合适,要花费这么大的成本,建设这么多的基础设施,实际上就是把一个地方的资源千里迢迢输送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这是不可持续的。美国现在也应该像德国和中国这样,去考虑智能式、分布式发电,白天使用太阳能,晚上就可以使用风能,形成小的发电单元和社区,多余的电就可以卖出去。</p> <p>  中国新闻周刊:在这样一个转变的过程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肯定是有不同的,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你对中国的前景这么乐观?</p> <p>  里夫金:现在我们看到大量新型的发展计划其实都是欧美政府所引导的,但是在发展中国家实现这样的转变所带来的益处甚至超过发达国家。因为他们的底子薄所以发展起来会更迅速,基础设施薄弱就意味着在基础设施转型的时候成本更低。很多的国家甚至都没有互联网基础设施,一上去就可以用最新的,不需要把旧的拆完之后再埋起来,没有这个成本,就非常的快。试想一下,在中国西部,不用拆房子、不用拆楼,成本很低。</p> <p>  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好多都是妇女依靠小额贷款创业,她们在村子里装上太阳能电池板,给智能手机充电,通过手机上网与外部世界建立联系,她每发一度电就可以从资助的组织那里获得一美元的支持,这样的发展模式可谓功德无量。所以我们认为类似做法将给发展中国家带来非常好的机遇,不仅能够追赶发达国家,而且产生的益处比发达国家还大,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两个不同的经济体实现了平等,是一种民主化、均等化的发展。</p> <p>  我为什么要提倡零边际成本?要知道在过去的一万年中,75%的物种灭绝是在最近一百年发生的,我们怎么解决这样的问题?提倡道德,不断地加强宣传只是一个方面,要从根本的经济形态上解决问题才有可能,这么多人要消耗这么多的资源,成本转嫁到谁身上?所以我提倡大家要共享房子,共享汽车,共享整个世界大数据,从真正意义上降低生产成本,提高效率,从而保护环境。</p> <p>  中国新闻周刊:3D打印技术被认为是第三次工业革命中极为重要的生产工具,但在中国,也有专家认为3D打印并不能颠覆传统的制造业,因为成本和材料等的限制,无法大规模生产。你怎么看?</p> <p>  里夫金:3D打印现在发展起来只有几年的时间而已,3D打印的强大在于,第一在自己家里就能完成;第二,它是开放的,你可以从网上下载模版,你就可以直接做了,甚至这个材料是可以回收的,它的成本非常低。</p> <p>  美国已经开始计划普及3D打印,像普及电脑和乐高玩具一样,你必须等这个成本降下来之后才可能实现大规模的普及,也许需要二十或者三十年。亚马逊已经准备用无人机递货了,边际成本压得非常低,这不是一个集中的大工厂租地雇人就能拼得过的。但是,这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无法一蹴而就。</p> <p>  3D打印的材料都可能是免费的,可以从垃圾堆里找到一些废旧的金属和回收材料用来进行打印。也许3D打印机本身会有一点成本,但是随着打印的东西越来越多,它的边际成本也是在不断地下降甚至接近于零,很多时候这些年轻人在家里几乎就可以制造出他所需要的各种各样的东西,甚至包括复杂的iPhone这样的东西。</p> <p>  未来十年大家可以看到,这样的趋势将会越来越明显,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商用的3D打印机了,世界上第一台商用的汽车已经被一家意大利企业“打印”出来了。</p> <p>  现在奥巴马政府已经规定以后在所有的中小学里,每一个孩子都要有一个3D打印机,他们也许使用回收的材料、廉价的能源,东西可大可小,但是一切都可以打印。在未来也许大桥、高楼这样比较复杂大型的东西还需要专业公司生产,但是一些小的东西完全可以在家里自己生产,所需要的模板材料都可以从互联网上免费获取。想想看,在未来必然会形成一个大的厂商和不同的生产者竞争的格局,如果一个公司想替代普通的生产者去生产某一样小东西,它怎么能干得过全人类呢?这就是我们未来3D打印生产的图景。</p> <p>  中国新闻周刊:你开始提到阿里巴巴、腾讯这些公司的经济模式是我们常说的私营经济、资本主义没有错,但是他们所使用的经济模式已经是共享方式了,这些公司印证了你的零边际成本理论吗?</p> <p>  里夫金:是的。随着新互联网企业的蓬勃发展,共享经济在中国呈指数级增长。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做得很好,发展很快。当得知阿里巴巴前不久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时,美国等许多国家都感到非常惊讶。阿里巴巴等在线虚拟零售商将它的成功归于其与实体店相比接近于零的边际成本。</p> <p>  在未来分布式能源的发展模式中,中国会出现许多创业公司。因为在传统的能源行业,例如石油行业,一家企业要完成勘探、钻井、开采等各项任务,这些都需要很多资金,生意只能由大公司来做。但在新的分布式能源行业,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生意。当然也会出现一些大的企业对行业资源进行整合,就像阿里巴巴整合电商一样。阿里巴巴为什么发展得这么好,就是因为重视用户需求,然后使得边际成本趋向于零。</p> <!- - publish_helper_end - -> <p class="article-editor">编辑:SN146</p>www.ktvjob.cc 合肥夜场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