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合肥夜场招聘-合肥夜总会招聘-合肥KTV招聘-合肥酒吧招聘-合肥夜场招聘网!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夜场招聘新闻 > 合肥夜场招聘

28起家族腐败中6成为父子搭档

来源:合肥夜场网 时间:2016-05-04 浏览量:
<!- - publish_helper name=´原始正文´ p_id=´1´ t_id=´1´ d_id=´31157158´ f_id=´3´ - -> <p>  法制晚报讯(记者 李文姬 实习生 张莹) 近日,中纪委网站披露了广东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危金峰案件详情,其多次收受贿赂,久贪成“精”,甚至练就了通过拎重来估测红包金额的“本领”。而更引人注意的是,其形成的触目惊心的“家族式腐败”,家庭财产高达7000多万。</p> <p>  《法制晚报》记者梳理了近年来28起家属参与贪腐的案件,包括父子兵、夫妻档等。其中,6成均是父子联手。</p> <p>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家族式腐败可以说是一种典型的腐败,而相对来讲这类腐败取证比较困难,因此更要治本,从法律制度和民主制度上双双把关。而不能等它泛滥了再去抓。</p> <p><strong>  盘点</strong></p> <p><strong> </strong></p> <p><strong>  6成家族腐败为“父子兵”</strong></p> <p>  日前,广州纪委新闻发言人提到,在近期贪腐案件中发现,领导干部较多利用特定关系人敛财,呈现腐败家族化趋势,官员利用影响力为配偶、子女、亲属谋取私利,进行“曲线敛财”,形成一人当官全家参与、全家受益的腐败模式。</p> <p>  记者梳理近年来腐败案发现,共有28起落马官员家属也共同参与其中。其中父子兵最为常见,有17起都是父子双双联手,超过了6成。</p> <p>  江苏原秘书长赵少麟的儿子赵晋在天津被称为“最牛开发商”。据当地民众称,赵少麟与儿子赵晋官商勾结,搞得当地民不聊生。</p> <p>  此外,此类案件中,夫妻组合也是“标准搭配”,共有5起为落马官员协同妻子受贿贪污,而妻子多充当“掮客”的角色,为官员丈夫与行贿者拉线搭桥。</p> <p>  记者注意到,有些家属共同犯罪的腐败案件中,甚至已经超越了“一帮一”的模式,而是在家族内形成了一定利益集团、贪腐规模。</p> <p>  例如,去年5月31日,山西省运城市夏县公安局原局长孙宏军被调查,其妻子就是著名的“房媳”张彦。经调查,孙家至少有15人为官。“如果孙家开家庭会议,到场的部门领导比政府开会还多。”运城当地人表示。</p> <p> <strong> 专家解析 顽疾、传统联系 治理相当困难</strong></p> <p>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几年来,家族式腐败频现,这可以说是一种典型的腐败。在科举制度以后这个传统延续了几千年,那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中国是一个重视家庭的社会,功名利禄可以说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追求的主要目标。</p> <p>  在过去,通过科举制度来升官发财是中国的一个文化习惯、文化模式。而在新的形势下,在环境允许下这种现象就会重复变花样出现,所以它本身有很多文化的顽固性。尽管国家三令五申,仍阻止不了一些人,这个顽疾和传统联系在一起,所以治理起来是相当艰难的。</p> <p><strong>  手段</strong></p> <p><strong> </strong></p> <p><strong>  安插工作辅助受贿</strong></p> <p>  在记者梳理的家族式腐败案件中,手段通常有假借亲属之手遮蔽敛财、授意亲属经营空壳公司等。据记者统计,28起家族腐败案件中,近半数都是官员利用职权为亲属安排工作,从而官商勾结或官官相护这一“常规手法”。</p> <p>  在宿州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张治淮安排下,只有大专学历的其子张冬成为宿州市国土资源局土地利用管理科副科长,掌管土地使用权划拨、出让等要务。后又被提拔为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局长,这对上下级关系的局长父子把持要职紧密合作,利用职务寻租,一些开发商千方百计巴结行贿。</p> <p>  事实上,对于规范官员子女、亲属的行为,中央早有规定。</p> <p>  198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发布了《关于禁止领导干部的子女、配偶经商的决定》。2010年相关规定要求不得默许纵容亲属以本人名义谋取私利、为亲属经商创造条件、亲属在本人管辖范围内经商等。而2006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明文规定,公务员之间有夫妻关系、直系血亲关系、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以及近姻亲关系的,不得在同一机关担任双方直接隶属于同一领导人员的职务或者有直接上下级领导关系的职务。</p> <p>  此外,记者注意到,有些亲属并没有固定职位,仅作为掮客,或者在一个岗位上领空饷,负责上传下达,为受贿打掩护,形成家族腐败集团。例如,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的妻子韩桂荣就是这一角色,负责向王怀忠转达行贿人的请求、转托。</p> <p>  韩桂荣的一位老同事说,其调到阜阳市财政局后,因其身份“特殊”,局长并无强制要求,每月的工资会计都会主动送到她家去。</p> <p><strong>  专家解析 法律、监督制度 需要双双把关</strong></p> <p>  尽管一直以来都有官员亲属避嫌的相关规定,但始终无法杜绝。对此,竹立家表示,即使有明文规定,但在现实生活中这种现象较为普遍。</p> <p>  所以说这种现象的根本问题不是有没有规定、规定细不细,而是很多官员对于党纪国法没有一种畏惧感、敬畏感。一直以来出现权大于法、人大于法这种现象,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地方上称霸,部分官员的法律意识淡薄。</p> <p>  竹立家表示,打击家族式腐败最根本的是要民主监督,对公共权力公开透明,法律制度和监督制度需要双双把关。“我们的法律有很多这方面的规定,却为什么还犯呢,就是民主不到位、法制落不到实处去。”</p> <p><strong>  特点</strong></p> <p><strong> </strong></p> <p><strong>  潜伏期长不易取证</strong></p> <p>  值得注意的是,与一般的官商勾结不同,这些建立在亲属关系上的团体联系更加紧密、潜伏期也较长,在侦查取证上更有难度。据记者梳理发现,此类贪腐案潜伏期有的甚至超过了10年。</p> <p>  多年来,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之子刘德成,四川省文联原主席郭永祥之子,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之子等“官二代”利用父亲职权或被父亲作为收受贿赂或非法经营的中间人,从而聚敛巨额财富,“潇洒”十余载。他们利用其父辈编织的关系利益网,再进行了“优化升级”,形成第二代利益网。然而,这种紧密关联也使得两代人被紧紧捆绑在了一起,去年起相继曝光落马。</p> <p>  此外,记者注意到,家庭式腐败案曝光也具有偶然性,并且往往是通过其他案件牵扯出来。例如人数众多的“房媳”案中,起初爆料人仅仅将矛头指向张彦两处户口问题,随后牵扯出其公公的十余处房产,最终更是将其官员家谱大曝光。</p> <p>  专家解析 对享受优惠亲属 需要进行惩戒</p> <p>  这种家族腐败关系网有的甚至存在10余年,一直牢不可破。但事实上不是10多年才被发现,在日常生活中普通老百姓都能感受到。例如,哪些人来到单位有什么背景都很清楚。但关键是老百姓知道这些后并没有能力、没有渠道,甚至也没有勇气反对这些事。</p> <p>  此外,相对来讲家族式腐败的取证比较困难,因此更要治本,而不能等它泛滥了再去抓,又抓不到。</p> <p>  竹立家坦言,如今反腐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候,腐败的表现、害处大家都很清楚,制度上的漏洞也很清楚,下一步要把制度漏洞补起来,去落实。如今,对明确的贪腐受贿犯罪行为,已经有了大力的惩戒,然而,对默认腐败、享受优惠的亲属也需要进行惩戒,例如追回受贿所得资产购买的房屋,或者不合理地安排了工作之后必须撤职等,而不能白白享受。</p> <p>  文/记者 李文姬 实习生 张莹</p> <p align="right">(原标题:28起家族腐败 6成父子搭档 专家认为 家族腐败潜伏期长不易取证 对默认腐败、享受优惠的亲属也需要惩戒)</p> <!- - publish_helper_end - -> <p class="article-editor">编辑:SN022</p>www.ktvjob.cc 合肥夜场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