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合肥夜场招聘|合肥KTV招聘-合肥最大的夜场招聘网!
手机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夜场招聘新闻 > 合肥酒吧招聘

中国怎样做安理会2月轮值主席国

来源:合肥夜场网 时间:2016-02-01 浏览量:
<!- - publish_helper name=´原始正文´ p_id=´1´ t_id=´1´ d_id=´31539909´ f_id=´3´ - -> <p>  今年2月份,中国从智利手中接棒,成为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除了这场由中国设计和倡议的辩论会,中国如何行使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职责呢?</p> <p>  <strong>轮值主席国角色像个主持人</strong></p> <p>  在著名的安理会会议大厅内,有一个马蹄形的会议桌,每个月变换一次座位。2月份,作为轮值主席国的中方代表坐在中间,主持每场会议。</p> <p>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大使本月初介绍称,中国将主持召开20多场会议,涉及近20项议题,审议叙利亚、中东(巴以)、伊拉克、也门、几内亚比绍、索马里、南苏丹等地区热点问题。</p> <p>  上述议题基本上都是提前“预定”的常规议题,也是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大部分职责所在。</p> <p>  据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陈东晓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这些议题并非凭空想象。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角色就像个主持人,提前要与各个成员国进行协商,确定当月的议题,放在议程中排好,然后主持会议。</p> <p>  因此,安理会轮值主席国本身没有过大的权力,真正有决定权的是安理会的成员国,每个国家的投票对安理会决议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p> <p>  <strong>借议题设置对讨论进行必要引导</strong></p> <p>  不过,安理会轮值主席国也有办法发挥影响力。</p> <p>  2002年11月中国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国期间,在中国轮值主席张义山的主持下,联合国对伊拉克武器核查的议案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获得通过,成为安理会1441号决议。这份文件给伊拉克问题的解决带来了希望,引起全球关注。</p> <p>  本月,俄罗斯、法国、德国、乌克兰四国领导人在明斯克会晤,达成“新版”乌克兰东部停火协议。随后,在中国的积极促成和斡旋下,安理会一致通过关于乌克兰问题的第2202号决议,敦促各方全面执行协议措施,为和平增添了一抹曙光。</p> <p>  阮宗泽指出:“主持人也很关键。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不光是主持会议,更重要的是议题设置,对讨论进行必要的引导,加以发挥。这里面有很多合理合法的技巧,比如会议时间的把控等。”</p> <p>  除此之外,主席国还有其他空间展现自己的作为和诉求,在固定的议程中见缝插针地安排,提出倡议,安排临时性会议,比如23日的公开辩论会就是中国作为主席国发挥积极作用的重要部分。</p> <p>  <strong>可利用身份举行双边活动</strong></p> <p>  另外,安理会轮值主席国还可以利用这个身份,举行双边活动。</p> <p>  在联合国期间,王毅外长会见了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马来西亚外长阿尼法、塞尔维亚第一副总理兼外长达契奇、新西兰外长麦卡利、立陶宛外长林克维丘斯等各国政要。此前,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也分别会见了埃及外长、利比亚外长等人。</p> <p>  <strong>链接</strong></p> <p>  <strong>谁可以担任主席国?</strong></p> <p>  联合国有六大机构,安理会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包括5个常任理事国和10个非常任理事国。这些国家按照国名的英文字母顺序轮流担任主席国,每次任期1个月。</p> <p>  1971年,联合国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外交部长黄华于1971年至1976年底担任中国首位常驻联合国代表,曾代表中国首次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p> <p>  <strong>如何应对突发事件?</strong></p> <p>  安理会每个月的议程表并非一成不变。一旦有突发事件,就要根据情况做出变动。这个时候,轮值主席国就要发挥作用,促成安理会快速做出反应。</p> <p>  2013年2月12日,朝鲜进行了第三次核试验。当月担任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韩国立即以主席国的身份召集紧急会议,并在会后发表了强烈谴责朝鲜核试验的媒体声明。</p> <p>  不过,这种“便利”不能使用得太过分,主席国尤其不能将自身的倾向性强加于安理会。轮值主席国要表现得客观、公正,否则会受到质疑,影响本国的信誉。</p> <p>  <strong>怎么处理棘手议题?</strong></p> <p>  作为安理会轮值主席国,要充分发挥协调作用,讲究外交的艺术。但是,国际问题专家称,如果接手的时机不对,安理会轮值主席国这一称号也会变成“烫手的山芋”。</p> <p>  2013年9月,安理会当月轮值主席、澳大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昆兰就曾经无奈地表示,5个常任理事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各持立场,此前的多次讨论都没有任何进展,僵局难以打破。</p> <p>  如果安理会五个手握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对某一件事情分歧太大,甚至立场根本对立,这时候的主席国就很难做。有的时候,轮值主席国宁肯将棘手的问题甩到下一任去。</p> <p align="right">(原标题:中国怎样做安理会轮值主席国?)</p> <!- - publish_helper_end - -> <p class="article-editor">编辑:SN182</p>www.ktvjob.cc 合肥夜场网
分享到: